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注热点 >
法官牵手原告被告共饮和谐酒
发布日期:2019-07-30

天等县向都镇汉洞村两表亲因迷信而打起“争气官司”,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6次下村调解,最终——

法官牵手原告被告共饮和谐酒

□  本报记者 赵金新 方安宁

迷信作怪,表亲两家打起“争气官司”;法官调解,原告被告共饮“和谐酒” 。5月13日中午,天等县向都镇汉洞村伏旺屯的农元满在家摆5桌酒席,宴请邻居唐海珍一家和众亲友。两人曾因迷信作怪产生小摩擦对簿公堂,最终在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的主持下达成协议:由农元满设酒席向唐海珍致歉。为表达诚意,13日摆酒席当天,农元满特邀法官前来见证,唐海珍和农元满在法官见证下牵手共饮和谐酒。

迷信作怪,表亲两家反目形同陌路

农元满是汉洞村的村干部,家住在伏旺屯。唐海珍也是汉洞村伏旺屯人。唐海珍和农元满两家不仅是邻居,还是表姐弟。多年来,又亲又邻两家的关系一直很融洽。但谁也想不到,一个因迷信而起的小误会使他们之间有了怨气并最终反目成仇。

2009年5月底的一天,身为村干部的农元满由于家里来了客人而到唐海珍家借走几张凳子。次日,农元满的妻子周金龙去唐家还了凳子。在周金龙离开后,唐海珍在摆放凳子时,发现有张凳子上沾着一张白纸。按当地风俗,这是“白板”的意思,即一年劳作都白做没收入,很不吉利。唐海珍怀疑这是周金龙故意做的手脚,决定“还击”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趁没人时,唐海珍用青菜叶包着一丁点的生猪肉和米饭放在了农元满家门口。依当地风俗,这是诅咒,即是把邪气引到别家门去。当日,农元满发现猪肉和米饭后气愤不已,立即拿着这包东西去找表姐唐海珍理论,当时唐海珍外出,家中的大门紧锁,澳门平台,他便用砖头砸门泄愤。

当唐海珍外出归来打开了大门时,农元满便跟着走了进去。他见唐海珍用柚子叶蘸着陶瓷碗里的水在房内洒(一种除晦的迷信习俗),感觉受了侮辱,一气之下将碗打落。在一阵对骂中,农元满还把唐海珍家神台上的一个香炉砸坏了。

本是小事由此变得复杂起来。在当地壮族居民家中,香炉是纪念先人的神圣器物,打坏香炉意味着对祖先的大不敬。

唐海珍和农元满两家人由此产生了矛盾,经常发生口角,关系形同陌路。

为求赔礼道歉,唐家打起“争气官司”

黄忠师是唐海珍的儿子,在本县另外一个镇工作。当他了解独居在家的母亲受气时,并没有一时性起而去找农元满论理。黄忠师决定通过法律向对方讨说法。去年,唐家母子将农元满告上天等县人民法院,澳门平台网址,要求法院判令农元满赔礼道歉,并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费。“打官司就是为了争口气。”黄忠师说。

而农元满则称,当时妻子去还唐海珍的凳子上根本没沾白纸,唐海珍是借用迷信方式诅咒他,使他一家遭受了精神伤害,从而拒绝赔偿。

天等县法院审理后认为,唐海珍以迷信的方式到农元满家门口摆放食物,并没有给农家造成实际损害,而农元满却以此为由故意损坏唐海珍家的房门、碗及供奉祖先的香炉,应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。同时,香炉在当地习俗中具有人格象征意义,农元满故意毁损唐海珍家的香炉,给唐海珍和家人造成了精神损失。于是,天等县法院一审判决农元满赔偿唐海珍母子经济损失50元、精神抚慰金2000元。

唐海珍母子胜诉了,但由于一审判决中没有提到赔礼道歉。于是他们又上诉至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。黄忠师说:“我们打这场官司不是为了钱,农元满既然打了我家的香炉,就应该认错,应该当众赔礼道歉。”

法官6下村屯调解,终使坚冰化解

今年4月8日,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。廖琪琳法官担任此案审判长。

“案情很简单。但这样的纠纷在我法官几十年生涯中还是第一次碰到。”廖琪琳法官对记者说。

“此案案情很简单,如果法院图省事,很快就可以判决。然而,其中的矛盾却很复杂,若轻率判决,案是结了,可矛盾却解决不了,这不是法院办案追求的结果。”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腾副院长说。

腾副院长说,此案的被告本身是村干部,很多村民都在盯着案件的处理结果。考虑到两家原有的感情基础,法院决定在尊重民风民俗的基础上,利用调解的方式打开双方的心结,妥善解决双方的矛盾。同时,也能使当地群众接受一次深刻的法律知识教育,并为今后农村矛盾调解起示范作用。

案发地向都镇是天等县最偏远的乡镇,从崇左市区到当事人所在的村屯,开车需要近4小时。廖琪琳说,为了调解此案,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们来回跑了6趟。

“这官司非打不可,打到让农元满当众赔礼道歉。”黄忠师在法官第一次来调解时口气很坚决。同样,农元满也表示奉陪到底。

上一篇:全市维稳工作会议要求 真抓实干 增强做好维稳工作责任感
下一篇:江州区划拨专项通信经费确保汛期通信畅通


主页    |     县区要闻    |     县区领导    |     关注热点    |     澳门平台    |    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澳门平台 版权所有